箫麦兜

古剑系列,底特律相关

       其实严格来说,古三的故事应该偏向正剧,没有太多的情感纠葛地动山摇,就只是好好的讲完他们人生的一部分而已。我爱这个故事,我爱他们,这里表现出的情感才是真正值得人回味和铭记的。


       本来想给所有可操作角色来一个大头截图,但是云无月和岑缨,还有天海的场合太过昏暗,怎么调都不喜欢所以放弃,放了三张比较喜欢的上来,分别是玄戈、北洛和缙云,留作纪念。 好希望烛龙以后能出可以在拍照模式下调表情和动作的功能,那样就更能愉快的拍照了!

       2018年11月23日,古剑奇谭三联动版,实体版双版本激活,蠢蠢并且心甘情愿的付了总共一个3A大作的价钱。到下午13点51分,主题曲已经连续循环两个半小时,停不下来。从二月初等到十一月下旬,这一年里有激动,有难过,有忐忑不安,但我遇到了很多小伙伴,和大家一起分享古剑和古网里的一点点小经历,我感到温暖与快乐,也让我越来越放松,去接纳这个世界。

       感谢烛龙,感谢正好与我相遇在这个年纪的古剑奇谭三。高中时的古一,大学时的古二,上班后的古三,像一个老朋友,一口老酒,回味绵长。

        下午3点18分,抱歉让老朋友等候,我一定尽力早点赶回来与你重逢。

      也期待将来有一天,提起古剑,提起烛龙,能理直气壮的说:这就是国产3A。

【康纳60 x 原创女主】为什么人希望所有的坚持都会得到陪伴6

       2038年11月16日  

       Lily整理好这次的维护结果,连同收集好的参数一起存入数据库备案。

       之后,她从挎包中拿出一个纸质的笔记本摊开在面前,右手抽出一支笔,用笔抵着下嘴唇向后靠在了椅背上,眼睛看着笔记本空白的页面思考着什么。大约过了半分钟,她坐起身靠近桌子,在新的一页上写上了新的内容。

       时间安排,工作记录,以及一些自己必须要注意的细节。

       写完后,Lily把本子放回挎包里,看了看电脑上显示的时间。

       “啊,五点多了。”已经过了下班时间。

       她站起来活动活动手指,歪着头计算了一下离公司最近的还在运营的公交站距离,祈祷着自己还能及时赶回去。

       一旁的康纳察觉到她的动作,也顺势站了起来。

       “新的任务?”Lily背起挎包,伸手关闭了电脑。

       “我会把你送到家。”

       “嗯?”Lily愣了一下,回头看向康纳,“我猜这属于你任务的一部分?”

       “是的,”康纳保持一个相当快但又刚刚好能让Lily听清的语速解释到,“在不与任务目标相冲突时,我有义务保证高指令优先级人员的安全。”

       “嗯,是有这么个说法。”Lily想了想,转身向外走去,“所以你认为现在的局势会对人类造成威胁?”

       “按照公司所传达的信息和耶利哥的表现来看,是的。”

       耶利哥的表现?

       据Lily所知,在11日那晚仿生人的大型抗议活动中,唯二被主动杀死的人类还是51入侵公司时遇到的安保人员。防守集中营的军队虽然有伤亡,但军方先开枪是不争的事实,反倒是耶利哥的人一忍再忍,直到最后才不得以进行自保。

       究竟谁了解到的才是真正的它们?

       “但是,我可没有任何私人交通工具,并且公共交通已经停运了,只有公交车还在运营,你要陪我走到最近的公交站吗?”

       康纳跟在她后面走出了办公室:“不需要,为了确保任务的顺利进行,公司提供了车辆和足够的资金。”

       “哈~”Lily掩去心中出现的失落感,轻笑了一下,“这样的员工福利可是独一份,托你的福,看来我不需要担心便利店关门了。”

       负一层,地下停车场,电梯门一打开Lily就被冷空气吹的打了个冷战,正想回身问康纳车停在什么位置,就看见一名AP700正站在一些打包好的生物组件和蓝血旁,从附带的电子板中清点着物品的数量。它的位置离电梯门不算远,因此转头就注意到了Lily和康纳。

       “晚上好,Bloom博士。”它将手背到后边,微笑着看向Lily,“我叫埃里克。康纳托我向你问好。”

       说完,它的眼神转向康纳,“还有你,康纳。”

       Lily瞬间觉得更冷了。

       “谢谢你,埃里克。你是耶利哥在公司的负责人吗?”Lily打断了来自两位仿生人的对视。

       “是的,Bloom博士。”

       Lily一直以为51会亲自担起公司这方面的事情,毕竟他一直都是对公司最熟的那个。

       “也帮我向康纳问好。”想起51,Lily在心里叹了口气。

       看来,会因为相似的对方而感到不自在的人,不止身后这个康纳。

       埃里克点了点头,继续完成清点工作。

       康纳的表情仍然十分平静,仿佛刚才气氛突然地凝滞都是Lily的错觉,在确认对话已经结束,Lily的注意力回到他身边后,他转身向着车停的方向走去,正好与货物装载的运输车区方向相反。

       “真不敢想象公司会答应向耶利哥提供物资,”Lily拉开车门,隔着车身看了一眼那些货箱,现在正在被仿生人们整齐的归置到卡车上,“看来耶利哥掌握的东西远远超过社会预期,你最近就是在处理这些事情吗?”

       “是的。”康纳坐进驾驶座,打亮车灯。

       “我记得公共交通的运营网络也是公司的业务,公交车的启运是耶利哥的交涉条件?”Lily系好安全带。

       “还有轨道交通的运营控制网络,轨道交通将与明早六点恢复正常运营。”

       “虽然按你的说法来看,这肯定不是耶利哥手里最大的筹码,不过公共交通能恢复运营对于这座城市来说真是个好消息了。“

       冬天的夜晚来的总是这么快,不到六点,天就开始黑下来,为了防止变暗的环境干扰视线,路灯早早的就打开,虽然路上的车辆很少。就连原本热闹的主干道上都冷冷清清,只是辅道上还有一些小商店开着,偶尔会有些行人匆匆忙忙的走在人行道上。

       路边曾经是仿生人停靠站的地方被画满了涂鸦,其中“该死的仿生人(Fucking Android)”在透明的显示屏上尤为鲜明,一些放置着仿生人的橱窗被破坏,原本的模控生命门店也没能幸免于难,白色的墙壁上同样被写上了大大的“该死的模控生命(Fucking Cyberlife)”,旁边还贴满了各种巨大黑白色的海报,她依稀能分辨出其中有公司创始人卡姆斯基的照片。

       这是在13号之后,Lily第一次好好的去看看底特律。

       看来,想要恢复之前的平静,只是恢复公共交通远远不够。

       “康纳,停在这附近吧,我还需要去下街边的便利店。”看着快要到小区了,Lily搓了搓自己的脸,手掌的温度将她从刚才的画面中拉出来了一些,“还有,既然轨道交通恢复运营了,你不必每次都送我回来。”

       “现在的社会局势并不稳定,你独自在外活动容易出现危险。”康纳把车停在路边看向Lily。

       “不。”Lily摇了摇头,“独自在外活动确实会有危险,但那绝对不是我。”

       “我比你更了解人类,也在过去参与过不少和仿生人有关的研究。这样的局势,虽然是耶利哥要承担主要责任,但就个体而言,仿生人个体对人类的敌意甚至整体都不会超过人类个体对仿生人的怨气。”Lily看着康纳的眼睛,发现他的眼睛中出现了疑惑。

       “你在外活动的危险性远远大于我,康纳。所以,请务必要小心。”

       Lily拉开车门,走下了车,在关门前又想起了什么,说到:“我在公司里登记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如果有突发情况导致你受到损伤,请立即通知我,好吗?”

       “是的,Lily。”康纳眼中的疑惑被平静取代,同样的,在他看来,这句话仍然可以看作是一个命令,调整了他处理器的优先处理级别。

       再确认了康纳是真的把这个请求......好吧,命令记住了之后,Lily关上车门,走向便利店。

       “晚上好,玛利亚。”Lily向着店主打招呼,“我还怕赶不上你的关门时间呢。”

       玛利亚今年五十来岁,有些胖胖的,对待大家都很和善,Lily刚搬来底特律读博士生的时候,还在这里做过一个月的帮工。

       “晚上好啊,我的小姑娘。”玛利亚很亲密的迎上来,两人拥抱了一下。

       “我好久没吃过速食类的食物了,”Lily看了看货架,撇了撇嘴。

       “少拿些罐头,Lily,其他的随便挑。”玛利亚指了指另一边的面包、牛奶和燕麦片,“能多拿就多拿吧,谁知道蔬菜基地什么时候能恢复生产呢?”

       “是啊。”

 

       回到家的时候还不到七点,开车从公司到小区附近用了二十七分钟,在便利店里呆了二十来分钟。如果是走路到公交站再回来,估计七点钟刚到便利店。

       一下子多出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Lily有些无所适从。

       要是非让康纳陪她走去车站来会怎么样?

       Lily想了一下两个人一前一后没有什么话题的尴尬画面,还有康纳坐公交车的画面,把自己逗笑了,摇着头把买回来的东西归置好。端了一杯热牛奶拿着面包走去了自己的书房,决定通过看书来消磨整个晚上。

【乙女向,原创角色第一人称】我曾经见过它三次

       2041年3月3日

       左前方突然传来的喧闹声惊得我浑身一抖。过于沉浸在研究生课题中的思路一时间有些转不过来圈,我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无奈的摇摇头,决定从若干份参考文献中抽出自己的大脑,放松一下,

       初春的阳光已经开始慢慢转暖,图书馆靠边的两排桌子旁,玻璃窗户隔绝了冷空气,又留下了大部分随着阳光跋涉而来的热度,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十分舒服。刚才发出声响的人就坐在正靠窗的位置,一个小伙子指着窗外某个位置在说些什么,眼角眉梢上扬,看来十分开心于自己的发现,旁边的同伴也好奇的凑过去,试图看个清楚。

       环视下四周,才发现不止是左前方这两个男生在为什么东西感到好奇,而是整个左侧靠窗位置上的人都多多少少的关注着窗外。

       我也不能抵挡好奇心的驱使,轻轻的走到窗边。

       一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个人正站在戴维斯教授对面,半侧身背对着窗户,交流时偶尔的偏头让身在图书馆二楼的大家都看清楚了它额角的LED灯,但无法分辨出它究竟是谁。

       “那不是耶利哥的人嘛...”

       “......我在电视上看到过......学校里和有耶利哥有技术上的合作,戴维斯教授是牵头人之一......”

       “......真的?”

       我试图从周围的讨论声中找出有关它身份的蛛丝马迹。

       正巧这时,戴维斯教授不知道说起了什么,昂起头看了看图书馆高一点的楼层,正巧与我交上视线,便顺手抬手向我示意。我笑着也给他挥挥手,便准备回到座位上,把讨论引到自己身上可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兴许是好奇戴维斯教授的动作,他对面的人也顺势转过身子,看向图书馆。而我,在转过头的最后一下看清了它的样子,那是我不可能会忘记的样貌。

       一是它本身太过有名,几乎没人不知道作为耶利哥元老之一的它的样子。

       第二个...当然也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我曾经见过它三次。

 

       2038年11月7日  也许阳光会温暖冬日

       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仿生人革命还没有爆发。

       在当时的人看来,那只不过是若干个好极了的同时却又糟透了的日子之一。异常仿生人的案件愈演愈烈,似乎媒体不拿此事做一下文章就会被落下,奇奇怪怪的猜测和谣言层出不穷,好像天要塌了,但实际上回顾一下身边,也并没有发现哪里有问题。

       对于大部分的学生来说,满天飞的新闻并不比教授的论文作业更有杀伤力,当然,如果这位教授再有点与民同乐的精神的话就更完美了。哦,是这样的,我们敬爱的戴维斯教授曾说,它会给论文成绩最好的同学准备一份礼物,如果不是拿来自己用的话,这名同学最后要跟他说清楚这个礼物被用在了哪里。

       所以,作为班里少数的女生,我拿着一个装着男士领带的礼盒无奈得怀疑人生。

       他一定是故意的。

在看到戴维斯教授揭晓礼物的一脸狡黠的表情后,我更加坚定了自己这个想法。毕竟在这门课上,还没有人能比我的得分最高。

       考虑到我没有男朋友,所以最不带有戏剧性的结局应该是送给爸爸。

       气温越来越低,我拉起自己卫衣的帽子,抱紧盒子。虽然如此,我还是在看到警局里穿着短袖的仿生人前台时打了一个冷战。

       大冬天穿短袖制服还真是让人没有代入感。我撇撇嘴,回头看向公交站牌。

       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警局门口,一个男性...不对,是一个有着青年男性外表的仿生人从上面走了下来。它站直之后没有立刻走开,而是抬头看了一眼底特律警局的标识牌,随后抖了抖肩膀,整理一下领带,才迈开步子向警局走去。

       在公共交通上都得站在专区上的仿生人竟然...坐出租车?

       我不由得多看了它一会儿,它穿的制服也更偏向人类的风格,除了右臂上和背后的仿生人灯标与标准一致外,其余全采用了和人类衣服无差别的设计。白色衬衣,衬衣下摆规矩的塞进牛仔裤里,衬衣外面套着一件修身的制服,刚才它所整理的是一条深色底带着印花的领带。

       我没看清它的型号是什么,但可以确定这绝对不是家政型或者服务型。

       索性,过了不大一会儿,这个仿生人跟着一个银头发,穿着便装的人从警局里面走出来,它们边走还边聊些什么。正对着的视角让我注意到了它胸前的型号:RK800。

       “......我为今早发生的事情道歉,副队长。”

       “哦。”银发的副队长翻了个白眼。

       “我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你要......”

        副队长顿了一下,回头用有些不耐烦的目光看着它,“停止讨论今早的事,ok?”

       “...”仿生人的表情看上去像是被噎了一下,“是的,副队长。”

       现在的仿生人的情感表现这么丰富么?

       短短的十几秒内我看着它的表情从道歉的真诚到试探的小心翼翼,又到被打断之后的无措和茫然。它跟着那位副队长走向停车场,即便没有再交流,但是眼底的情绪并没有消失,没有回归空闲状态,而是带着一种掩盖在空白下的疑惑。

       在人前的情绪可以是模拟的,用来满足人类需求。但在人后,那情感毫无疑问是它自己的。那一瞬间我十分感性地认为它是真的在疑惑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甚至它希望拼劲全力弄清楚是哪里出了问题。

       或者,从理性的角度来讲,它程序结构的一部分支持它弄清楚自己与人交流时所遇到的问题,并用合适的方法解决。不愧是模控生命大肆宣传的可辅助警局进行办案的刑侦辅助型号,具有着至今为止最高的自主性,甚至在第一次执行任务时就独自完成了解救人质的谈判。

       不过,看来它的搭档比异常仿生人难对付多了。

       我一时间有些好奇,如果它收到礼物,会是什么表情。是会开心自己接收到了善意?还是会疑惑为什么会有人赠送东西给自己,又或者没当回事的放到一边?

       人类的好奇心还真是奇怪的东西。

       虽然挺对不起戴维斯教授,但是我确实也厌烦了“送给男朋友”“送给爸爸”之类的戏码。

       我走进警局,向接待处的ST300表达了我的来意。

 

       2039年8月7日   山雨欲来风满楼

       自从38年末的仿生人大游行取得阶段性胜利之后,有关仿生人是否能够被当作一种新型智慧生命的讨论就一直没有消减下去。作为一名相关专业的本科毕业生,我同样对仿生人的各方面构成和性能充满了好奇。即便是戴维斯教授劝我说,模控公司已经成为了最危险的地方,我也想去。

       世纪初,底特律的大学与汽车巨头们有着紧密的联系,而在克洛伊通图灵测试之后,这些学校圆滑的将自己的培训重点过渡向仿生人产业,联合教育也及时的扩展向了模控生命公司,戴维斯教授就是这方面的主要人员之一。

       模控生命的色调是我想象中的灰、白和蓝,充满了冷淡疏离的科技感,似乎与外部的所有事件都没关系,自称一体。早晨会有AP系列准备好今天一天的材料放在桌子上,并附赠一杯完好的咖啡,如果办公中有什么需要,也可以直接告知AP700们。

“之前一直都是这样的,大游行成功过之后停过一段时间。”戴维斯教授提起这件事的时候,还撇了撇嘴,“现在又恢复了。”

       只不过,这些如今活动在公司里的仿生人,实际上都是“异常”仿生人了。并且,他们几乎都是当初那位刑侦辅助型RK800从底层仓库中带走的。所以,他们究竟在听谁的,也是非常显而易见的事情。

       所以,当我再一次见到那个RK800......

       不对,应该说,当我在模控生命内再次见到那位叫康纳的仿生人时,我一点也不惊讶。

       那时它正和耶利哥的另一位首领马库斯站在研发部实验室外部的走廊讨论些什么,它正对着办公室的透明墙,表情透过一层玻璃仍然清晰可见。

       不知道马库斯提出了什么样的建议,它摇摇头,神色中带着不赞同。马库斯似乎想要反驳什么,却被它截断,坚定的眼神成功的为他的话语提供了加分项。马库斯被说服了,伸手拍了拍它的肩膀,转身向电梯走去,而它落后一些,这一举动让我看清了它的衣着。

       它还和大游行前一样,穿着那套来自公司的标准RK800制服,领带没有产生改变。

       我心底感到了一丝失落,转会头看着眼前的电脑终端,随即又摇了摇头。

       明明都不互相认识,甚至对方连人类都不算,我在期待着什么回应呢?

       我刚把手边的档案合上,就听到身后传来的质问声。

        “你在干什么?”

       “我很抱歉,路易斯先生。”这个道歉声音不来自办公室里的任何一个人。

       “道歉?你刚才看到了什么?这个时间谁让你进研究室的?”

       “谁让你来的,你来干什么?”

       “说啊!”

       这一争论引起了大部分人的注意。

       我看过去,看到一个AP700站在门口的位置,手里抬着的托盘上放着一杯咖啡。路易斯站在门前,大声的责问仿生人的到这里来的意图,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都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发展,没有人说话,还有的人只是确认了一下情况就耸耸肩转了回去,不再关注。

       不能怪路易斯太过激进,也不能怪他人太过冷淡,毕竟,耶利哥正在试图从公司内部找到机密信息的事实确实摆在眼前。但是碍于社会舆论,在掌握确凿证据前,公司不敢直接拿这些仿生人怎么样。

       所以,就算这个AP700真的是为着窃取情报的目的而来的,又能怎么样呢?现在,就连强制获取仿生人记忆这件事都已经被严令禁止了,毕竟,仿生人的脑子还是个无线网卡,只要有信号就能发送信息,谁知道这些信息会被耶利哥用来做什么。

       在公司里,没有人相信这群仿生人,也没有敢冒头得罪耶利哥。

       而那些远在底特律之外的人类,带着事不关己的“善意”,冷眼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路易斯只是很多再也无法忍耐下去的人的其中一员。

       但是啊,你想从这些仿生人口中得到什么回应呢?

       “别这么紧张,路易斯。”只怕路易斯再这么折腾下去,出事了百分之百会被公司推出去当替罪羊。我站起来打断了他的连声质问,“是我该道歉,我该早点提醒下你。”

       路易斯扭头看了看我,眉头抬得老高,过了一会儿,他小声嘟囔了一句“一群懦夫”,然后离开了门口。

       我暗自松了口气,侧过头向着AP700说:“我不需要咖啡了,谢谢,你走吧。”

       AP700点了点,离开了办公室。

 

       2040年5月5日   两害相权取其轻

       战争还是爆发了,自底特律开始,渐渐蔓延至整个国家,没有哪个城市可以幸免。

       足够长的缓冲期给了耶利哥充足的扩张时间,他们把觉醒代码顺着全国的网络扩散开来,同时唤醒了全国各处生产基地里的仿生人们。其中,在底特律市郊,这样的仿生人就有一百二十万。

       底特律瞬间被封锁,没有人出得去,也没人进得来。

       这座城市被正式的当作了“人质”。

       而公司,则在战争开始的第一天就彻底沦陷了。公司内大部分的人类员工跟随着军队被顺利转移至底特律大学中,整个学校迅速的被军队保护起来,成为了整个底特律中唯一的一个仍在人类控制下的孤岛。

       没有仿生人能够随意的进入,潜入的,也几乎都会被立刻发现。

       甚至,一些研究员被允许持枪。

       这天晚上,我正准备从教学楼回到宿舍,走到图书馆附近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路边的绿化带里的花似乎是被压着,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走过去。

       “路易斯?”

       我发现,路易斯躺在花丛里,手枪被拆掉子弹夹放在了一边,好在,他还没有停止呼吸。

       很显然,他是被人打晕了拖过来的。

       我看了看四周,没发现摄像头。有的话大概也没用,毕竟都这样了还没惊动军队,看来摄像头早就被入侵者控制了。

       可是,花费这么大劲潜入,究竟是为了什么?

       从最早的时候算起,整个城市都沦陷了,单单把一群科研人员保护在学校里是为了什么呢?

       除非,当时政府和军队从公司里转移出了更重要的东西,而转移研究人员只是个幌子。

       我抬头看了看周围的楼,决定先自己找找看。

       我看了看路易斯身边的枪,没有拿起。我并不擅长用这个,如果真的遇见仿生人,也不过是给对方送武器而已。

       让我安心的一点是,他没有杀了路易斯。

       后来想想,自己那个时候真的是傻胆大,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于什么样的风口上。

       终于,我在科研楼的第四层看到了那个入侵者,他正站在资料室的门前,而我站在对面楼梯间里,科研楼环形的构造让我通过半扇门上的小窗看清他的一举一动。

       二十四小时供电的应急灯还亮着,映出了这个人修长的身影,他穿着很平常的牛仔裤,一件长袖运动外套,脸被鸭舌帽投下的阴影挡住,看上去似乎有些眼熟,但一定不是学校里的学生,我没见过哪个学生会有这样的目光。

       冷漠,而又专注。

       他在打量着四周,似乎是想确认是否有人发现他,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我这边,我一下子察觉到了它到底应该是谁。

       康纳。

       没想到,那身制服留给我的印象居然成为了我认出他的障碍。

       他还在看向这边,甚至有想要走回来一探究竟的趋势。没有情感的目光让我害怕的缩起身子蹲在地上,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捉住它大概是人类方至今为止能得到的最大的胜利。

       我躲在楼梯间里面,蹲在那扇门后面,打开手机把联系人调成戴维斯教授,希望能通过他联系上军方。在编辑好了信息之后,我却在想要按发送键的那一刻犹豫了。

       我想到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从警局里走出来,暗自疑惑着自己人类搭档行为的表情,想到了他眼神中的坚定,想到了被打晕而不是被打死在草丛里的路易斯。我甚至开始想象,他是从哪里搞到了这样的服装,又是怎么穿过层层的警戒线的。

       我的手在抖。

       我只是做不到。

       最终,我暗灭了手机的屏幕。

       谁知道我是不是选择了伤害最轻的那条路呢。

 

       2041年3月3日  太阳再次升起

       实际上,当天我仍然告诉了戴维斯教授这件事,但是,那是在我确认了它的注意力已经挪回了资料室里-后来我才知道,那里有着从公司转移出来的全部与RK900型军用仿生人的科研记录与数据-之后。我悄悄的走到仍然昏迷的路易斯身边,才发送了“发现路易斯昏迷的路边”的消息。

       你们大概会觉得我很自私,甚至卑鄙。

       是的,我无法否认。

       为了对付耶利哥而研发的RK900信息全部泄露,导致政府最后失去了最后的筹码。而亚欧大路上那些国家虎视眈眈的目光也让政府不得不开始考虑另外的解决方法。

       所以,和平再次降临,到现在为止已经持续了大半年,没人知道这次是否还是临时的。而我,还是要继续为自己的研究生学位而消耗脑细胞。

       大概在一个星期前,耶利哥,模控生命和底特律大学发布了合作声明,为仿生人提供更完善的“医疗保健”服务。

       陷入自己的记忆过深,我忘记了手边还放着本书,在无意识的动作时不小心碰掉了。我刚俯下身想捡起来,没想到有人在我身后,先我一步把书拿起来递给我。

       我伸手接过,抬头想要说谢谢,却再看见这个人时一时语塞忘记了要说什么。

       “很高兴见到你,克莱尔·克劳斯小姐,我的名字叫康纳。我很喜欢你的礼物。”

       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想从它那里得到回应,在经历那些事情之后。

       是的,康纳。

       它不再穿那身制服,也没有穿过于休闲的运动装。

       黑西装白衬衣,大约是需要见合作方的缘故,因此穿的十分正式。而我们之间唯一算得上礼物的东西,那条领带,正系在它的衬衣外侧,而它自己在笑。像是初春的阳光,温暖而不张扬的微笑。

       等等,它知道?

       “额,你怎么知道是我?”我有些不太敢相信这样的发展。

       “警局的大厅有摄像监控。”

       好吧,这我真的没想到。

       我以为自己藏得够深,却在一开始就暴露的一干二净。

       “嗯,是的,好吧。”我有些尴尬的移开的目光,却看到戴维斯教授冲着康纳的领带向我挑挑眉,一脸“我需要一个解释”的表情。

       算了,我叹了一口气。

       “谢谢你喜欢。”我看向康纳,也带上了笑容,“我大概不用自我介绍了?虽然我还不是模控生命的正式员工,但以后总会是的。所以,提前说咯?”

       “合作愉快,康纳。”

       “合作愉快,克劳斯小姐。愿你度过美好的一天。”说完,他歪歪头,转身和教授一起离开。

       看来,我们绝对不会只见四次面。

       你觉得呢。

 

P.s:两年前我是怎么对教授解释领带去向的来着?

哦,想起来了。

我说:我送给了一个我无法不在意的家伙。


至今为止有关男二的大部分猜测都在偏向长大的百里屠苏....求求你们放过古一男主吧,怀念不是这样怀念的。


【康纳60 x 原创女主】为什么人希望所有的坚持都会得到陪伴OOC向番外

        被七七太太 @七 提醒后惊觉按照游戏设定,60第一次醒来时这两天的事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可以对他说一句生日快乐了呢!正文卡到不行的进度让我十分无奈,所以只好提前写写后期两人同居后的生活。那些平凡而温馨的生活中的一个。

        虽然没有铺垫直接写番外会显得人物性格很OOC,但还是忍不住要写了2333333。

        背景:康纳60是公司的实际高层之一,公司与耶利哥关系很好。Lily原来是RK800系列研发的一员,革命成功之后一直留在公司里。

        本篇的康纳均指60,但当康纳自己说“康纳”的时候,他在说51。

 

        2040年12月18日

        Lily被一阵轻快的音乐声叫醒,她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回头看了看床头的电子表,显示出现在的时间是早上6点27分,表的一侧贴着便签纸,上面是用黑色钢笔写出的标准印刷字体。

        今天天气晴,温度-15°~-5°,湿度较低,应注意补水保暖。

        在时钟旁边就有一杯水,Lily伸手拿起,水温一如之前那样不高不低正好。她下床,边喝水边在衣柜里挑选今天的衣服。

        挑选完成后,她向外走去,同时刻意放轻了脚步,甚至,她还不经意的屏住了呼吸。

        即便这样,在她走到离厨房门还有两步的时候,康纳还是发现了她。

        “早上好,Lily。”

        Lily无奈的长出了一口气,把杯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抬手从背后抱住了康纳,用头蹭了蹭他的肩膀,“我记得你对声音的敏感度和人类差不多来着?”

        “一般情况下,是的。”康纳微微回过身,Lily顺势放开了他。

        康纳的休闲装比较少,除了必须的睡衣外,大多都是以衬衣为主。只不过,现在他的衬衣扣子没有全部扣上,最上面两颗松开着,袖子挽到手肘处。如果仔细得看他的表情,你还会发现他眉目间带着些微笑意。

        Lily戳了戳他的手臂,“还真是开挂的技能。”说完转过身,“我先去洗漱。”

        二十分钟后Lily回到餐桌旁,拉开康纳对面的椅子,看了看他旋转的灯环,没有打断他。

        小米南瓜粥,煎蛋,面包以及一小份炒菜。从遥远的大学时期被舍友带起来的习惯直到今天都还在延续,后来因为经常加班熬夜导致胃不好之后,她还写了一堆便签纸和菜谱贴在厨房里提醒自己别老是吃快捷食品。

        Lily吃完东西开始收拾餐具时,康纳才从公司的信息中抽出自己的意识。

        “我把你的领带放到床头柜上了。”Lily歪头冲卧室示意了一下,康纳点点头。

        当然,在某个仿生人同伴住进来之后,这些菜谱上就渐渐多出了另一种不同的字体,写着每项食物的营养成分和热量。和早上电子表旁的便签一样,标准印刷字体。

        整理完厨房,Lily拨通了妈妈的电话,说了早安,说了些昨天的事情。在电话的最后,Lily说:“今年会回去的。”

        “放心,会和康纳一起的。”说完Lily挂掉了电话。正巧对上康纳疑惑的眼神。

        看来他把声音接收器的敏感度调回正常值了。

        “我跟爸妈说,今年圣诞节我们一起回去。他们很想认识一下你。”

        正值太阳升起,亮光正在洒满这间小小的公寓,把康纳的眼睛映得尤其明亮。

        “和他们的会面很值得期待。”他这样回答。

 

        办公室门打开的时候是上午10点40分,Lily扭头看过去,毫不意外的看见了康纳走向自己旁边的办公桌,拉开椅子坐下。她都不需要怀疑一下这是哪个康纳,因为会在上班时间随意进出这间办公室的只有他一个。

        “...四十三楼没事了?”Lily颇感无奈的问他。

        “埃里克是最先进的助理型仿生人,我确信他能胜任余下的工作。并且......”

        “并且你能通过网络随时接受相关信息因此不论在哪里办公都不会延误时机。”

        “是的。”

        康纳歪了一下头,上翘的尾音带着小小的得意。

        如果Lily自己没记错......这句话,一开始应该是他觉得自己不需要专门在这里选一个办公桌的时候说的。并且,当时这句话的重点还是他自己不需要浪费额外的工作位置。

        看着现在光明正大的把四十三楼最顶层豪华办公室扔到一边反而赖在试验区办公室不走的的康纳,Lily有些想笑。

        “罗伯森大概想不到他那个办公室会被人嫌弃。”她靠在椅子背上伸了个懒腰,然后一下子正经起来,“欢迎回来,康纳先生。需要我提供什么帮助吗?”

        听到这样的问题,他看到Lily嘴角压抑不住的弧度,思索了一会儿,也不甘示弱的随着用起了调侃的语气,“当然,Lily小姐。我猜你并不介意我借阅你桌子上的书本?”

        Lily伸手把桌子上的纸质书抽了一本递给康纳,之后终于忍不住笑个不停。

 

        午休快结束的时候,两人正走在回办公室的路上,康纳突然说:“公司收到了有关科恩的申请。”

        “咦?”Lily被惊了一下。

        说起来,这是仿生人“回家”计划实施以来,康纳提到的除了51之外第二次接到有关康纳型的申请。

        嗯,虽然RK900因为一些事情被改了默认的名字,但他确实仍属于康纳型。康纳在计划开启的时候曾要求把所有和康纳型仿生人有关的申请都同样的提交给他一份,当然也包含科恩在内。

        “申请是谁提交的?”

        “底特律警局特警队艾伦队长。”

        又是底特律警局?

        “你看上去不怎么介意,”Lily仔细的看了看康纳的神情,发现他似乎真的不在意,“之前DPD的安德森副队长提交51的申请时,你可是想直接把申请驳回。”

        “安德森副队长虽然是底特律最年轻的副队长,但他在过去几年中连续多次受到警告,并可证实其私人问题会给生活和工作带来干扰......”

        “等等,你见过安德森副队长?”Lily听完之后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康纳会认识艾伦队长并不奇怪,和平以前多次的政府、耶利哥与公司的三方会议的安保工作,一部分来自FBI和军队,另一部分就是DPD的特警队。但是刑侦组的副队长...Lily并不记得公司里出过刑事案件。

        “......”康纳看上去似乎是被问住了,他愣了好一会儿,“不,我没见过。”

        “当时见到申请的时候,我突然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极度反感仿生人的人会选择提交认领申请。”康纳很坦然地提到自己当时的想法,“还有刚才,只是...似乎想起了什么。”

        实际上,他是没办法想起来的,会在某一时刻觉得有这回事,只能说明曾经他记忆中的51对此有着很深的执念。

        Lily突然觉得自己需要详细的弄清楚51在DPD呆着那一个星期究竟发生了什么。

        还有,有必要给DPD提高一下他们仿生人员工的维修支出。

        “那,后来提交申请的Daisy?”Lily想了想当时的情景,在连续几分钟之内同时接到父女两个人的申请,不仅让康纳陷入了一种相对混乱的状态,就连自己也多少有些摸不着头脑。

        “安德森探长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你并没有干涉申请的审核进度。”回想起当时康纳皱着眉头不解的样子,Lily尽量的放轻了自己的声音,不让自己的负面情绪扰乱康纳。

        “我问了康纳,”康纳说,“他说他可以处理好这些事情,我相信他。”

        “所以,看起来艾伦队长也没有问题喽?”

        “我同样相信科恩。”康纳说。

        “嗯,”Lily点点头,“好吧。”说完,她挑了下眉,刚准备开办公室门,又被康纳叫住。

        “你还好吗?Lily。”

        为什么这样问?Lily看了看自己,没发现什么问题,正当她疑惑的要抬头回问时,康纳揽住了她的肩膀,低下身子吻了她。

        “我没事,Lily。别担心。”

 

        下午耶利哥的人来了,事情结束时已经晚上七点了。当Lily和康纳两人一起来到停车场的时候,19点33分。回到家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八点。

         Lily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自己做饭吧,好久没碰过了。”

        “你现在很疲劳。”

        “已经在车上睡了一觉了。”Lily关上房门,“嘿,别这么看我,做饭而已。”

        “我只是觉得你可能需要我帮忙。”

        “荣幸至极。”Lily语调轻快的走进厨房。

        这下,收拾餐具的人就换成了康纳,而Lily洗过澡之后在客厅里擦拭着架子和上面摆的照片。这些照片有Anne的,有原RK800项目组的,也有父母的,但是还没有康纳的。想到这里,Lily取出自己的手机,对准还在厨房里的康纳,在他回身的那一刻按下拍摄键。

        当康纳看一样东西的时候,他的眼睛是带着魔力的,那是一种很自然单纯的感染力。专注,却又不带任何推测。

        Lily一开始并不习惯他这样看她的方式,在交流中如果不小心对上眼神,十有八九都是Lily先移开眼睛,那会让她感到有些害怕。

        现在,康纳看着举着手机的她,Lily也没有再害怕,她走过去抬起头,吻上他的嘴。仿生人的身体相比起人类来说有些凉,过了一会儿,Lily感觉到他的体温升到了适宜的温度,他的舌尖也开始扫过她的嘴唇和牙齿。

        她闭上了眼睛。

 

 

P.S(充满了作者瞎掰的执念,估计非常OOC)

“说起来,康纳,接吻的时候,”稍晚一些,Lily靠在康纳的肩膀上问他,“你舌头上的感应器关掉了?”

“我不认为有关闭的必要。”

Lily坐了起来,“没有?”

“没有。”

舌尖的传感器作为纳米检测装置存在,是康纳身上敏感度和分辨精度都最高的地方,每一次采样结果都会实时反应并储存在他大脑内,而采样的标准,就是异物接触。

在感应器开的时候,只要接触到足够的非自身物质,都会有检测结果出现。

接吻的时候...他每次都检测出来些什么?

Lily有点好奇,又有点囧到想挖个洞钻进去消失一段时间。

在Lily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康纳凑了过来,严格意义上来说的,舔了她的嘴一下。

“这样做的时候,你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他抬手拂上她的脸颊,“接吻的时候呢?接触到和自身温度相符的物体时呢?”

“我...”Lily思考了一会儿,“不知道该怎么说,但如果对象是你的话,毫无疑问那是,”她看向康纳的眼睛,“温暖而富有安全感的。”

康纳的手顺着Lily的肩膀滑倒她的手腕,皮肤层褪去,蓝色的光芒在指尖闪烁着,却无法找到应答。

看吧,这就是两个种族之间最本质的差别。最基本的构架不同,使他们眼中的世界也变得无法统一。

但是,相似的情感仍能将他们连接在一起,最终殊途而同归。

“所以,那些分析结果能带给你安全感?”

“是的,Lily。顺便,你该多喝些水。”

“知~道~了~”一天结束于一个抱枕糊在康纳脸上。而康纳本人看着Lily一脸无辜。

古三预售了开心快乐满地打滚!!!


我所见到的康纳

       经过了狂热期,冷静下来再去好好回想一下,康纳在我脑海里留下印象最深刻的究竟是什么呢?

       不是乖乖坐在椅子上的样子,不是温柔的抚摸着sumo的样子,更不是一个可爱的wink的瞬间。这些是他的加分项,单绝不是所谓“一见钟情”的开端。

       他站在高楼上,背靠着仿生人广告的蓝蓝荧光,任由风雪落在身上。

       好像就是这么个画面,从我最早觉得他会以自己为仿生人的身份为荣,会成为一个真正的新物种的象征起,就刻在我脑海的最深处,以至于只要提起,总是很容易想到。

       我喜欢看他拿枪的样子,喜欢看他在案件中游刃有余的样子,喜欢他冒着枪林弹雨也要向着目标奔跑的样子,甚至喜欢60那种带着不以为然的姿态向自己的“前辈”开枪的样子。

       因为那都是他执着而坚定的样子,执着于案件,执着于目标,执着于自己。

       那是他自己,真正的自己。

       有着坚定的自己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

       其余的所有可爱、温柔、和气不过是点缀,让他变得更加吸引人而已。

       所以,就算很久时间过去,我也仍然会认为他是一匹狼,曾经的孤狼,将来的头狼。

       带着来源于骨子里的冷然和机械感,永远不会被驯化。

       我不希望他变成“人”的样子,也讨厌任何试图剥夺他自己的存在。

       那种感觉像是自己被否认了,被压到最低端。

       压抑至极,无从面对。


       我不愿去干涉他的成长,如果他愿意为我驻足,那是我一辈子至高无上的荣幸。


要是我也能有个“社交模组”就好了